脂漏性皮膚炎談主流醫學仍無可奈何

1.廖桂聲 中西醫師
廖桂聲中醫診所 www.lkscmc.com.tw
2.新漢醫學會理事長 洪耀銘
印象仍舊鮮明的記起一件事,彷彿是剛剛才發生的事,有位看起約莫
三十多歲,臉上充滿了書卷氣的年輕人,掺扶著一位女性的長者,很
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並說明他的來意。原來,虛弱的長者,因大腸
的腫瘤,兩三年來,已在某大醫學中心動過三次大手術,在腹部也已
做了人工肛門,受盡了如地獄般的折磨,幾乎不成人形,體力幾乎不
支,走幾步路就喘噓噓,但仍懷抱一絲希望,企盼藉由練氣功來強化
身體。花了一些時間,聆聽病人細訴來龍去脈之後,突然發現到年輕
人的臉上,泛紅並且還有角質層的脫屑,基於本能的專業反應,關懷
的詢問他:「某大醫學中心的皮膚科主任,對於像你這樣的皮膚病,
是醫學權威,你有沒有去找他看診呢?」年輕人跟我說:「有!」我
說:「這是整體免疫系統的疾病,類固醇或抗生素在急性發炎時,暫
時吃還情有可原,但不能一直吃,否則,整體免疫系統將會破壞殆盡,
後果就會慘不忍賭。」此時,這位身旁的年輕人,不像一般的病人似
懂非懂,反而,帶著堅定而肯定的語氣回答:「我很清楚,謝謝關心!」
至此,就起身與病人,一起練簡單的動功之後,病人已需要休息,年
輕人很客氣的問:「費用需要多少?」我也直率的說:「因為沒有拿藥,
只是單純的練氣功,我們原則上是不收費的,更重要的是,請病人要
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務必好好練功,在兩個星期之後,我們會
視病人的情況,再作適當的調整。」年輕人一臉懷疑,似乎對我們的
作為感到訝異,連忙說:「謝謝!」接著就轉身掺扶著長者回車內休
息。我原以為他們即將驅車離去,轉瞬之間,年輕人已出現在我眼前,
匆忙的跟我說:「能否開個藥讓他吃看看?」就開了「梔子精華膏」
與「苦參圓」,於是,付了費用之後,他才安然且釋懷的離去。我在
私底下猜想,或許是沒收費,年輕人自覺不好意思,只好拿些藥,付
個費用,才會心安理得,從他不以為然的表情,很輕易的讓人讀出,
並非是為了臉上的皮膚病,才做出的決定。
但令人瞠目結舌的是,一個禮拜之後某個傍晚的時刻,這個年輕人突
然出現在我面前,用非常懷疑的眼神與不敢相信的口吻,請問:「藥
吃了很有效,但是否加了類固醇或抗生素?」我倒抽了一口氣,用堅
定與肯定的語氣,反問:「像「梔子精華膏」與「苦參圓」,這些天然
且經過獨特萃取濃縮的藥,是不是比類固醇或抗生素還好?」經此一
問,年輕人突然愣住了,似乎頗有認同的體悟卻又啞口無言,好不容
易終於擠出了一句話:「除了內服藥,還有可以擦的外用藥膏嗎?」
應驗了「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精典名句,又再一次
的,給予內服的「梔子精華膏」與「苦參圓」及外用的乳霜藥膏,這
個年輕人帶著愉悅且感恩的心,向我說:「謝謝,再見!」然後,身
影就在我眼前,慢慢的消失了。
歲月如梭,很快的一個星期又過去了,這位年輕人再度輕輕掺扶著他
的姑媽緩緩地走進來。乍看之下,這位女性長者的精神氣色,跟上個
禮拜比較起來,已顯著躍進了一大步,她還笑著跟我說:「不好意思,
沒有很認真練功,但以「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心態,看開放下之候,
所有身心靈的困擾,在不知不覺之中,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好了起來,
真的有點讓人覺的不可思議。」
令人再度感到欣慰的是,這位靦腆的年輕人,其臉上「脂漏性皮膚
炎」,紅腫脫屑的嚴重發炎現象,像是換膚一般,明顯改善了許多。
就這樣,再一次的一起練功之後,就自然而然的聊了起來,眼前的年
輕人,表明了他就是某大醫學中心的醫生。還真的是令人眼睛為之一
亮,詫異到讓人難以置信,平凡無奇的「小廟」,竟然在名聞遐邇的
「大廟」中,來了一位稀有的貴客。天資優秀、絕頂聰明的他,娓娓
道出:「從小就立志要當醫生,一定要治好自己與跟他一樣疾病的人。」
料想不及的是,經過了無數的磨鍊與考驗之後,終於圓了醫生夢,但
令人遺憾的是,卻無法治好自己臉上的疾病,因為小時後吃「類固醇
與抗生素」,看遍了中西醫,求神問卜之餘,也吃了無數的偏方,過
了二、三十年後回過頭來,還是吃「類固醇與抗生素」,當然還是不
歸路,病情雖非病入膏肓,卻深陷無計可施的愁城,只能無奈的坐以
待斃,還真的是令人汗顏,自慚形穢不已。
脂漏性皮膚炎:

(圖一) (圖二) (圖三)
在(圖一)的圖片中,鼻翼的兩旁,有泛紅的發炎現象,且在鼻翼上,
亦有角質層的脫屑狀況。在(圖三)的圖片中,可以很清楚的看見,
印堂與額頭的部位,也有泛紅的發炎現象。
由(圖一)的急性發炎期,一直到(圖二)的修復期,我們給予內服
的「梔子精華膏」與「苦參圓」及外用的乳霜藥膏,真的令人不可思
議,不到兩個星期的短短時間,就有異想不到的效果。
或許是從雲端摔下來的感覺,不再以為主流醫學就是上帝的手,可以
無所不能,甚至可以讓盲眼看見,讓癱了的瘸子可以健步如飛。事實
上,人類渺小且無知到連一個細胞,都無法知悉裡面的千變萬化,更
何況要創造一個細胞,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所以經過了多年的歷練之
後,才真的恍然大悟,「在疾病的面前,唯有謙卑。」
說的極是,主流醫學許多紮實的論述基礎,有時只是鑽牛角尖,脫離
現實、迷信量化或偏重數據分析與模式建構,其精準度猶如黑猩猩射
飛標,先畫好各種可能性的預測圖表,如此射箭再畫靶的技倆,已成
為普世馬首是瞻的象牙塔數字遊戲,如今,已是一呼百應,令人俯首
稱臣的魔術子彈(magic bullet)。
但真的是這樣嗎?有一個令人莞爾的故事:有個癌症的化療專家,紮
紮實實,拿出實證的研究數據,來證明病人的癌細胞,已完全殺光光。
但病人因強烈的化療,雖已無癌細胞,人卻冰冷的躺在那裡。此事,
絕非空穴來風、憑空捏造,放眼今日的腫瘤醫學,此事,比比皆是。
所以,「數據像皇后的貞操,不容置疑」,這句話固然顛仆不破,卻也
諷刺至極。是故,數量化和指標化且提綱挈領的編出一套,只有白癡
和鬼才會相信的說詞,然後,大張旗鼓喊得震天價響來粉飾太平,因
而原本欣欣向榮的健康身體,就每下愈況,這樣好嗎?合乎邏輯嗎?
生命是天人合一的命運共同體,唯有彼此融合為一整體,而各司其
職、互相串聯、互相牽引,不可或缺,彼此輔助,相互依存,不可能
單讀抽離,若是抽離之後,那將使完整的身體裂解而四分五裂,甚至
是支離破碎不堪。今日的主流醫學,其本質是骨肉分離,完全不相連
的,只是以「萬中取一」或「掛一漏萬」的「苛學」來搪塞之,吾人
豈可置身事外?果真如此,「蠶食以始,鯨吞以終」的醫學,「那是研
究,不是治療」,又豈可混為一談?醫學貴為人類追求健康的目標與
工具,而一切醫學的目的,其終極的理想,是要為眾生服務的,是為
了要追求健康的生命。然而,主流醫學在所處的當今世界,已被當作
是普世價值而大肆推銷,已混淆了醫學純正的立場與大是大非的核心
價值,實質上,也已被富可敵國的大財團,利用媒體廣告、知識菁英
等,無所不用其極的宣導,乃至社會運動來操控誤導,而成為特定階
層予取予求、攫奪掠取的工具。毫無疑問的,生命的健康與安全,不
能只依靠一批醫生、專家或團體的保障。二十一世紀的醫學雖然文
明,但人類並為就此而一片光明,反而出現更多的陰暗死角,傳出悲
慘哀嚎的求救聲,也每天上演著「痛苦而活,折磨而死」的悲劇,有
志之士,豈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嗎?
由是觀之,如何處理科學化與其意義及核心價值的關係,如何取捨量
化與事實的研究,如何使學術界與實證醫學結合,這些都是我們醫學
者,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反觀,傳統醫學也像是個不折不扣、如假
包換的肚臍眼,從古至今,就只看自己的肚臍眼,這也就算了,更糟
糕的是,愈看愈喜歡,就像自戀狂般的弊掃自珍,不知天高地厚,毫
無自知之明,總是高來高去,字斟句酌,話中有話,專講一些摸不著
邊際的話,卻又話到嘴邊留半句,令人暈頭轉向、人仰馬翻,這種特
有的朦朧性質表象,亦只是霧裡看花,如何讓人心領神會?若遭遇到
生命交關的實質問題,又如何石破天驚呢?就目前看來,到底要幻滅
幾次才會令人高興?若是這樣,事情當然難解,但不是無解,端看有
志之士,能否把握機遇,共同合作,深化發展,全力以赴。凡是身為
醫學者,都必須摸著良心,用「致良知」的真誠,去檢視自己的醫學,
最忌諱的就是,視若無睹並心懷不軌,或企圖把自己的視而不見,以
說謊的方式自圓其說,冺滅良心,將其合理化,這不僅是自欺欺人且
將是害人害己的邪知邪見了。
似乎是在觥籌交錯、把酒言歡之後,畢竟,志同道合,英雄所見略同,
於是,順手拿起一本「新漢醫學」的拙著,親自題字簽名,送給這位
「自己生病了,才知道怎麼醫」且具足良知良能的年輕醫生。任誰都
知道,天下事不可能是一帆風順,天天都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有時
總會颳起大風下起大雨,疾病亦復如是,在尚未完全復原之前,有時
還是會起起伏伏。還記得,正是豔陽高照的暑假,年輕的醫生與他的
一群同學,到墾丁公園潛水消暑,雖然做好了完善的防曬準備,但無
情的烈日仍然把他曬得舊疾復發,只好又帶著紅腫脫皮的臉來拿藥,
一見到我,就很誠實的跟我說:「他已先服用過類固醇與抗生素,也
擦了含類固醇的外用藥膏。」我帶著微笑跟他說:「類固醇與抗生素,
在疾病嚴重且急性的發炎期,暫時使用無妨,但可以不用,就儘量不
要用。另外一事,既然清楚「脂漏性皮膚炎」要注意防曬,卻明知山
有虎,偏向虎山行,雖然勇氣十足、自信百倍,但總不能暴虎憑河,
太過輕敵則會落到大意失荊州的下場,終至不忍卒睹。」特別的叮嚀
他,此時,正是疾病嚴重且急性的發炎期,務必一兩個小時或兩三個
小時,緊湊的內服「梔子精華膏」與「苦參圓」及外用的乳霜藥膏,
病情才有辦法快速的緩解,他點了個頭,心領神會且微笑的離去。
值得慶幸的是,一張潔白無瑕的臉,透露出文質彬彬的氣質,在經過
約兩星期之後,又再度出現在我眼前。而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身
邊還伴隨著兩三個親愛的家人,此時,我的心中已清清楚楚,他已卸
下對「新漢醫學」懷疑的態度,轉為相信、讚賞,想必,由他好學的
精神,勢必認真研讀過,並且印證了他的醫學臨床經驗。否則,以他
的專業背景,豈不笑掉無知之人的大門牙,甚至拿家人的生命開玩
笑,以常理來說,若是這樣,豈不是腦殘、弱智或頭殼壞掉嗎?幸好
都不是,反而是自己親身經歷過,無助的挫折與絕望的失落,猶如黑
夜中的船,在茫茫的一片大海,突然看到了一座明亮的燈塔,一種生
命的偉大力量及明智的抉擇,驅使他奮不顧身、勇往直前的航向燈塔。
還有,更令人拍案叫絕的是,他帶著醫學中心的幾個同事來時,還特
地介紹「新漢醫學」書中,運用科學生技,獨特精製的藥,並且如獲
至寶般的興奮,不由自主的拉高嗓門:「真的不到十味藥,就幾乎可
治療世上所有的疾病!」他的同事目瞪口呆也難以置信,異口同聲:
「真的嗎?哪有可能?」機智敏捷的他,指著自己現已柔潤白晰且英
俊瀟灑的臉龐,自信的說出:「眼見為憑,事實勝於雄辯。」叫人難
以置信的還有,對於主流醫學與傳統醫學的黨同伐異,或是見縫插
針,甚或流於意識形態的意氣之爭,其甚不以為然的愷切指出:「縱
使皆是用心良苦且皆立意良善,也都只是畫地自限,水火不容又何嘗
不是醫學上莫大的悲哀?若不能志同道合又如何大展身手?」
之於主流醫學與傳統醫學的優缺點,如何相輔相成的互補,似乎也胸
有成竹,還能侃侃而談的闡釋:「傳統醫學的「八綱辯證(陰、陽、
表、裡、虛、實、寒、熱)、六經辯證(太陽經、陽明經、少陽經、
太陰經、少陰經、厥陰經)與汗吐下三法」,這些令人莫衷一是的詮
釋和想像的「虛玄理論」,只是海市蜃樓或空中樓閣,觸目所及皆是
光怪陸離的夢幻泡影,令人莫名其妙。然而,傳統醫學的歷史卻以奇
特的方式演進,這些「虛玄理論」,卻成了傳統醫學美麗的夢幻牌匾,
但在實證醫學上卻不必然具有真實的基礎,其中不乏動人的辭藻與美
好的願景,卻通篇看不出,任何理性邏輯的依據,真是令人錯愕、遺
憾。若真的要讓傳統醫學更貼近真實,當務之急,就要練習把那些美
麗而夢幻的牌匾拆掉,如實的認識實證醫學之真實樣貌,同時以「務
實求真」作為基石,亦即「所有的疾病,都是發炎現象」,只有發炎
的「熱症」而沒有虛構且根本不存在的「寒症」,以此作為「融會貫
通」的根本大法。無可置否,要把任何根深柢固的既成事物,做一個
修正或釐清,絕非易事,其中,總要有替代之道才會圓融,否則,多
少殷殷期待的望治之心,將無所適從。
有位英國的學者說過:「一件大事既已發生,要我把它說出來,固非
易事,但要我沉默以對,卻絕無可能。」就在眼前,具足良知良能的
年輕醫生,藉由本身的切膚之痛,念茲在茲的,就是良知的醫學真理,
難怪,其說起話來,真的是思緒縝密、擲地有聲,對其寧鳴而死,卻
不願噤若寒蟬的正義之聲,或許一知半解、甚至全然無知之輩,聽起
來可能會非常刺耳與不悅,但其絲絲入扣且入木三分的忠言逆耳之
言,卻非盡誣之言,況且,指證歷歷,這些當頭棒喝的肺腑之言,實
在值得有心人研究,甚至反思其中的意涵。
再回過頭來,反觀,<<傷寒雜病論>>的條文,是實上,真的是龍
蛇混雜、濫竽充數的藏污納垢,在所多有,深入探究之後,確實比比
皆是。再者,<<傷寒雜病論>>,若真的已是從根爛起,再怎麼大
動作擺譜,也是滿目瘡痍,唯有拿出尚方寶劍,大刀闊斧一番,才是
正本清源之道,若是,再拿雞毛當令箭,又如何脫胎換骨?若真要把
<<傷寒雜病論>>,從瀕臨崩潰破滅的邊緣,轉而枯木逢春,靠的
絕不是食古不化的僵化思維,而是把主流醫學的理論,融入我們的實
證經驗與傳統醫學的智慧,形塑出解決疾病的新思維,並且,總結教
訓的學習、調整與創新的能力,那就是「新漢醫學」書中所揭露的,
即「所有的疾病都是發炎現象」,並且將<<傷寒雜病論>>萬古流
芳的精髓,縱使不到十味藥,卻有如鑽石般的亙古耀眼,進而運用獨
特的生物科學技術,其所精製的藥,諸如:「梔子精華膏」、「知母精
華膏」、「勇之寶」、「苦參圓」、「黃柏圓」、「大黃圓」、「黃連膠囊」等,
巧妙應用,必然殊勝無比,更能得心應手。一言以敝之,一路走來,
自始至終,本著「大道至簡,化繁為簡,以簡馭繁,一以貫之」的思
維,也唯有這樣,在錯綜複雜的疾病面前,我們才有辦法熟能生巧的
「以不變,應萬變」。